古玥的情慾世界-ACE (連載六)


今井雙臂環胸,單手托腮,『可以醒了唷~!』
ace尷尬的睜開眼,看到金井精實的線條,那抹似笑非笑的微笑,
以及那略長的髮,不輸給好萊塢明星的架勢,或許是一種少女情懷的崇拜,
原本一向高傲的ace也不免嬌羞。
今井近身躺下, 輕撫髮梢 ,『要不要先洗個澡 今天就在這裡休息?』
ace點頭認同提議,畢竟一天下來夠累了, 也不知道後續將如何面對 ,暫時將一切拋到腦後吧!
今天 ,就今天, 至少讓自己沈溺一下今井的溫柔…
隨著流水聲, 隱藏了今井進入浴室的聲響 ,赤裸的展現在今井的眼裡 ,水流過的線條, 更襯托了女體的美
今井微微笑開, 引來ace的回頭 驚嚇破表 『啊啊啊啊~』
對於ace的驚嚇 ,今井倒是視而不見 ,旋過ace的身 ,低頭一吻 吻掉了驚叫
意圖非常明顯……
ace微微的抵抗了下 ,不明白怎麼會是由今井進攻 ,預想中是….耍著今井才走到這步啊….
今井猛地擄獲她的唇, 男人是無法接受ace的恍惚 ,而忽略掉自己的魅力
今井身上熟悉的氣味充斥鼻端, 聲音卡在喉間 ,全身瞬間軟而無力, 索性放棄抗拒
反正一切都是自己想要的, 雖然不照劇本走, 但是讓他帶領 也好 心一擰…..
她深吸口氣, 輕咬著今井的唇。
感受到ace的回應, 今井放開了對ace的箝制, 雙手遊走在女體的柔軟之間
寵溺的將她帶往房間, 順手拿起浴巾包住ace 輕輕擦拭她的髮。
男人的直覺反應, 認定ace的生澀 ,憐香惜玉的托起她的臀, 輕放在床邊;
嬌羞的ace如同個瓷娃娃般的可愛 ,敏感的身體透漏著紅潤, 以及微乎其微的顫抖…..
短暫的對視, 看出了她的心思 ,清靈的眼讓他迫不及待的想將她揉進懷裡。
今井似乎擔心自己過度的孟浪會嚇壞她, 強迫自己調整節奏, 吸吮著她的花芯 ,
引來輕聲呻吟 ,像似鼓勵著今井。
一雙大掌沒節制的揉撫雙峰 ,循序漸進的溜過腰線 ,托起臀 ,如雨般的吻 碎碎落下………
ace抿嘴搖頭 ,似乎還沒適應這突來的刺激, 一雙長腿夾緊著今井, 斂起高傲的姿態,
雙眼迷濛求饒似的喚著今井………『幸一~嗯~………』
大掌撫著ace的頰 ,耐不住的衝動突地挺進 ,伴隨著ace的驚呼聲 ,
指尖深陷入今井拱起的背。
今井安撫似的深吻, 吻去她的驚呼, 輕吻眼角沁涼的淚水,
難耐衝動的根源緩緩深入 …….直到花泉深處。
嬌喘著的ACE並無法置信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轉頭看著身旁的金井,似夢境般的……
『還好嗎?』磁性的聲音,帶著溫柔。
『嗯………..』嬌羞的躲進今井懷裡,(吼~幹嘛一直看啦>"<)
大掌意猶未盡似的游動著,再度惹來ACE的嬌吟,小手直接『啪~』拍向了今井的臀,
硬挺的根源蠢蠢欲動,擄過ACE的腰際,猛浪的突進。
這一晚…..非常的春情盪漾,也非常的春色無邊。
日上三竿,ACE被窗簾細縫洩漏的陽光照醒,大大的伸懶腰,『啊~』
誇張的肢體動作突地收斂,東張西望驚覺不是自己的房間,輕聲的喚著『幸一~』
沒人回應,但是昨夜的記憶依然猶新,不免還是害羞了下。
起身洗漱,含著牙刷四處搜尋著昨夜的一切,除了凌亂的床單外,僅剩自己沐浴前留下的衣物;
四處尋著今井的痕跡,瞟見床頭邊的字條與一疊現金:
『直
好久不見的妳 依然漂亮
沒想過 來台灣會遇到妳
也沒想過能抱妳入懷
這令我非常的開心
為妳留下了些許的台幣 先去吃點東西吧
我要去忙了 房間廠商會處理 不會回來了
謝謝妳的陪伴 很高興遇到妳
今井幸一 』
淚水隨著每個字,瀝瀝滴下………..怎麼可能不懂這意思?!
怎麼能不懂………怎麼能不懂啊~~~~~
心中的痛漫延著、嘶吼著,莫名的自卑侵襲著破碎了的心……久久、久久、久久的不能自己!!!!
下午的陽光特別刺眼,但那光亮到達不了心的深處,漫無目的的走在台北街頭。
(該何去何從?! 心像破了一塊,虛無………)
電話鈴聲響起,音樂是東京甩尾,諷刺著現在的心情,但是也敲醒了必須振作的心。
電話那頭不知道誰那麼有耐性,震耳不絕的響著,似乎沒有掛掉的意思,但ACE也沒有接的念頭,任憑著鈴聲響起、斷掉、響起。
回到自己的小窩,空氣凝結,就算撒進的陽光也無法溶化……..
『哈哈哈哈~~~我~好~賤~吶………………………』奮力的嘶吼著、失心般的狂笑。
摔著小窩中每個拿起的物品,瘋狂的宣洩著,
『啊~~~幹! 妳知道自己是什麼東西嗎?』、『靠北…還以為自己是鳳凰啊?!』
不斷的罵著自己,詆毀著自己,昨夜的一切似泡影般破滅。
大包包跌出了一疊現金,『原來不自覺還是拿了啊……….』
『對啊,為什麼不拿?! 他都拍拍屁股走人了,為什麼不拿?!』
ACE心中反覆著、說服著自己……….
撿起電話,還好沒摔爛,螢幕顯示著未接來電有數十通『客人莫哥』、『帶台古玥』
沒其他人了,也沒有任何陌生來電………..
『莫哥,怎麼了?! 電話打那麼多通啊?』掩飾著自己,撥給他。
『妳…..去哪裡了?!』低沉、卻又不同往常的語調。
『………昨天怎麼回來的都不知道,可能是你朋友送我回家的吧?! 睡到現在,還在醉,頭好痛喔!』硬著頭皮也要掰。
『妳怎麼會醉到不知道怎麼回去的? 』電話那頭是鬆懈後的焦急。
『就不知道啊~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啦!!』多說無益,直接耍賴。
『好啦! 那麼大聲幹嘛! 等等去接妳吃飯!』
『不要啦! 好醉、全身好痠痛啦!』不經意的說出真實狀況。
『可能是昨天太醉啦! 不能不吃東西啊! 妳打電話跟幹部說,今天不去上班 ,我給你買全,等等去接妳。』
莫哥就是莫哥,疼ACE的心在此時發揮的淋漓盡致,完全不疑有他。
但,心裡為什麼如此疼痛?!
(夢想投稿)
認識古玥
玥世界粉絲專頁
古玥聊聊天
贊助店家
blog-banner-2-1-1
 贊助店家
白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