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玥的情慾世界-ACE (連載五)


『威爺,我吃飽了,有點事情,我想先走….』ACE終於在上完甜點時候開了口。
『什麼事?!』威爺略有不悅,沉著氣不發。
『其實沒什麼,只是吃飽了,想回去店裡多賺錢而已。』ACE攤攤手,一派輕鬆的說著。
『………..隨便妳。』威爺耐著性子,展現風度,但是心理微微的啟了怒。
ACE背起了包,『Bye~』輕鬆愉快的離開了,留下了茉莉與白白安撫著威爺;她不知道的是威爺心裡默默的有了打算。
飛快的回到了店裡,直接奔向莫哥的包廂,
包廂裡面依然熱鬧無比宛如夜店般,在昏暗的燈光下尋找著莫哥的身影。
尚未見到莫哥就先看到一個難以置信的卻又熟悉的身影 – 今井幸一…….
ACE如同整個被電擊一般無法言語,直愣愣的傻在原地,而那個身影正在轉回身,
心跳失去正常的節奏,四肢無法動彈,張著口卻無法驚呼出聲,腦海呈現一幕幕的過往。
『靠,妳在幹嘛?!』莫哥突然從背後拍著ACE的肩,驚嚇之餘ACE卻無法轉過身回應…..
『喂!ACE,妳在幹嘛啦?!』莫哥再次叫著ACE,扳過她的身面對著自己。
ACE張著嘴欲言又止,馬上回頭尋找那個熟悉的身影『我……….他…….』顫抖的指。
『妳說誰啦?! 到底要不要去看電影啊?! 這麼晚才來。』莫哥連珠砲似的問著ACE,眼睛朝著手指的方向看去。
今井幸一正好轉過身來看到了ACE………四目交接並緩緩的走向呈現呆滯的ACE,
ACE馬上閃過自己的眼,瞬間天旋地轉,呼吸急促,手足無措。
莫哥與今井異口同聲關心著問『ㄟ….妳還好吧?!』、『だいじょうぶですか?!』(沒關係吧?!)
ACE撫著頭,閉著眼,耳邊傳來的確實是那熟悉的聲音,
心中想著的是:「怎麼可能?」、「怎麼會是他?」、「我該怎麼辦?!」、「他們怎麼會認識而且同時出現?!」矛盾與掙扎在心中熊熊燃起。
繼續裝傻似乎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還是要面對吧!
『可能太累了,突然頭好暈喔!』ACE若無其事的回應著,強壓住心裡的波動。
莫哥不疑有他,『不然改天在看電影好了,妳要不要回家休息?』
『我先坐一下好了,看會不會舒服點。』ACE故做鎮定。
今井幸一確認了眼前的ACE,是日本那位可愛的留學生 – 直 (なお)
『なお~お久しぶりですよね,お元気ですか?』(直,好久不見,妳還好嗎?)
(以下所有日文將以中文呈現)
終於還是得要面對這個暗戀數年的男人,『嗯,我還好,你呢?』
莫哥訝異著ACE竟然能流利的講著日語,『你們認識?』、『妳會講日文?』。
今井露出雪白的齒,大方的笑容、點著頭算是回應了莫哥的問題。
『嗯,老朋友了。』ACE知道已經無法隱瞞了,也大方承認,卻依然無法壓抑心裡的激動。
誰能預料在台灣遇到失聯許久的初戀情人? 而且還是異國暗戀的人?!
這件事情肯定得瞞著莫哥了…..
所以眼前要處理的是別讓莫哥想太多,不知道今井為什麼來台灣,又會待多久?
『莫哥,我想今天我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好了,不知道是不是感冒前兆還是真的太累了。』
莫哥畢竟還是性情中人,沒察覺任何異狀,只是關心著ACE這個特別的女孩,『好啊~!』
『幸一,你什麼時候來台灣的? 現在住在哪? 什麼時候回日本?』ACE臨走前還是不忘要問。
『直(ACE在日本的名字),我今天來的,我住在XX飯店,大概會待上一個月才回去,妳沒事吧!?』
莫哥想想還是決定要親自送ACE回去,於是打斷了今井的話,
『今井,不然我先送ACE回家,你跟他們在這邊等等我,一下就回來。』
車上一片寂靜只有悠悠的旋律迴盪著,ACE閉著眼腦海中滿滿幸一的影子,身旁的莫哥卻是若有所思。
莫哥將車子開到ACE家的巷子口,停了下來,ACE似乎沒察覺車子已經不再移動了,
『ACE~』莫哥側過身,用唇壓近了ACE,左手扶正了ACE的臉。
『嗯~』ACE來不及反應已經接收到了莫哥的吻,霸道卻又溫柔的唇。
『ACE~』右手繞過ACE的後頸,緊緊的摟著纖細的肩,左手漸漸的滑過頸,輕輕的停留在她的胸前。
她腦袋頓時一片空白,也沒有真的想抗拒的念頭,身體卻自然的推了推莫哥的肩。
這舉動無疑鼓勵了莫哥,莫哥幾乎半身壓近了ACE身上,碩大的手掌輕輕的揉捏著,欲罷不能。
ACE似乎招架不住過於熱情且煽情,雙腿反射性的糾結著,『莫……….』
莫哥不給ACE開口的機會,再次用熱吻封住了ACE的唇,強而有力的臂似將ACE揉入了懷裡。
手指在綻放的花芯週遭劃著圈,唇也從她的唇移到了耳邊,劃過了頸,
露肩的洋裝讓唇輕易的來到鎖骨,也讓指的刺激感染了全身。
ACE感覺自然似乎快被火給吞噬,全身酥麻癱軟,雖然尚未經人事,卻也不排拒這感覺,
陌生的情慾在ACE身體裡面不斷的流竄,身體的反應讓ACE無法自我控制。
『啊嗯~』這不經意的呻吟,讓莫哥熱血沸騰,拉下了那礙事的露肩洋裝,直接含住了花芯。
這舉動讓ACE驚呼了一聲,感受到胸前的清涼與那溫熱,瞬間驚醒了理智,急忙推開了莫哥。
莫哥並沒有因此卻步,手直探那未經開採的叢林,尋覓那羞澀的花苞,含蜜的花蕊。
『莫哥,不要,我沒有過……….』ACE嬌喘著不顧身體的自然反應,矛盾又無力的推開莫哥。
『我會溫柔的……..給我…………….』莫哥喘息的要求著。
ACE使勁的夾著雙腿,但莫哥的手似乎不受影響的依然在探索著,用力抓著莫哥的手想帶離,
但莫哥有力的指已尋到濕滑的蜜,奮力突進。
『啊~』ACE淚水已在眼眶打轉,『莫哥,真的不要~』嬌喘又帶著顫抖的哭似乎希望莫哥就此停手。
莫哥感受到那濕熱的蜜泉,不願罷手,再將唇封住,不願聽見拒絕,繼續探入更深處。
ACE淚已經流下,雙手阻止著莫哥的探索,但那莫名的灼熱與腫脹的感受,困擾著ACE。
莫哥似乎感受到了ACE的抗拒,看見了她的淚,輕吻著她的淚,卻未收手,只希望得到ACE的允諾。
『莫~不要~!』ACE提高了音調,真心希望停下來。
莫哥注視著ACE那迷離卻又帶著淚的眼,在她臉上看到了情慾的紅霞,留戀著那股溫熱的蜜,
『真的不要嗎? 我會溫柔的,妳知道妳現在的樣子,我停不下來啊!』
ACE沒了高傲的姿態,帶著淚求著莫哥,『不要~真的不要啊~!』
莫哥收回了在蜜泉中的手,摟著ACE,『我會等妳點頭』在ACE臉上留下點點的吻。
幫著ACE整理一下服裝儀容,順順她那凌亂的髮,不捨的讓她離開自己的懷中。
一進門,所有東西都丟在玄關,直奔浴室,
衣服也不脫得直接開了蓮蓬頭,似乎想澆熄不曾被挑起的情慾,
還有那莫名的灼熱,渴望接觸體溫的身體。
為經人事不代表不懂事,ACE很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什麼,也知道未來會遇到更多類似的需求,
但真的不想就這樣給了莫哥,不! 她不想就這樣給了任何人。
隨著蓮蓬頭灑出涼爽的水,思緒漸漸的清晰,卻沒澆熄身體的慾求,
腦海浮現了那個她想愛卻不能愛的男人。
脫下了已經濕透又幾近透明的洋裝,將水溫調整,在自己身上塗滿了喜愛的沐浴乳,
如蔥般的指,循著莫哥挑起慾望的路線,再一次確認身體真實的反應。
滑嫩的泡沫隨著溫熱的水讓ACE很放鬆的撫摸著自己,在那花芯邊繞著,
順著花芯畫了個圈,輕捏著花芯,沒見過花芯是如此的挺立著、是如此的敏感。
因為水霧的柔化,使鏡中的自己帶點朦朧,放肆的讓指順著腰際來到叢林,
幻想著腦海中的男人,重疊著莫哥的挑逗,有著莫名的自我肆虐,
從沒有對自己的身體有過如此的曖昧,眷戀著那股想要奔放的身體,
口中喃喃的呼喚著….『幸一~』,這將是輾轉難眠的夜。
隔日,或許因為昨夜的慾求,身體還是帶著微微的灼熱,
『ACE,你發燒了嗎? 怎麼臉紅咚咚的?』白白關心的問著,小手順勢的撫上了ACE的額。
或許身體的每一寸都還是敏感的,ACE倒退了一步,驚慌的『沒…沒有啊! 想太多…』,
心卻像漏跳了一拍。
茉莉如救星般的躍入眼簾,『白白,妳幹嘛呢?! 問那麼多!』檔開了白白與ACE之間。
ACE心虛的認為,茉莉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茉莉輕輕低語卻不帶著任何痕跡,一句話飄過ACE的耳邊『不需要對任何人解釋。』
白白孩子般的推開茉莉的阻擋,拉著ACE的臂搖晃著,『怎麼了呀~? 說啊~說啊~!』一整個臉都像寫著"八卦"的表情。
白白像似挖掘著秘密般的活躍,茉莉則是氣閒淡定的坐在一旁滑手機,ACE則是不知如何回應的視若無睹。
首先茉莉先是被幹部帶了走,聽到了幹部交待著似乎是威爺來了,心情沒很好的樣子,
接著惱人的白白也被帶走了,誰知道是不是一桌呢?!
周遭雖然鶯鶯燕燕的吵雜卻沒影響到ACE,她靜靜的沉浸在自己昨夜的思緒中,
突然有個帶台大聲的打斷所有人,瞬間安靜也引起ACE的注意,
『有沒有會講日語的? ACE 有點台,來~!』帶台招著手,眼睛卻看著其他人。
終於看到幾個姊妹舉手,也表示著不是很流利『英語可以嗎?』,可見得沒人想呆呆坐在休息室中。
帶台將姊妹們集合,交代著『ACE莫哥點台喔! 』,轉頭交代其她姊妹,
『今天莫哥招待幾個日本朋友,要有氣質點,不要吵,他們要談生意,多注意客人要什麼……..』,
帶台交代的聲調已漸漸模糊,
ACE腦海中顯現出幸一的身影,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擔心的是不知道怎麼面對莫哥,萬一要延續昨日的情況怎麼辦呢?!
但是又能見到幸一,幸一會不會看不起現在的她呢?!
『好~那我們先過去,幹部在等我們,不要太白目喔,今天不太一樣喔!』思緒再次被拉回。
果然,今天很不一樣,第一次看到莫哥西裝筆挺,第一次莫哥的包廂是安靜的,
沒有舞曲,沒有喧鬧聲,只有注意聽才聽得到的聲響,眼睛掃遍全場,為了那個身影,
剩下的只有幹部再詢問莫哥並介紹著哪個姊妹會講英語或日語。
幹部推了推ACE,讓ACE到莫哥的身邊坐下,但幸一……….呢?!
略顯失望的低下頭,順勢的靠著莫哥的肩膀,嘆了口氣? 還是鬆了口氣?
『妳不舒服嗎??』莫哥關心的問著,似乎擔心自己昨日的舉動………
『沒有,只是好像很累…』ACE沒想太多的敷衍著莫哥的問題。
『是我..太粗魯嗎?』莫哥只想到是不是因為昨晚的舉動所造成的。
瞬間ACE臉紅的馬上聯想到莫哥是不是會錯意了? 『不是…不是….』
這舉動讓莫哥自然而然的肯定了自己的預想,甚至喜上眉梢,『妳對我是有感覺的吧!』
這段日子的相處與莫哥對ACE的方式,確實是滿體貼溫柔的,也不是威爺那般的強勢與不自在,
但也不是莫哥喜孜孜的那種關係,卻也不能避免關係的產生,遲早………的一種覺悟。
莫哥忙著招呼客戶,也分心的照顧著ACE,兩個完全不同的心情造成了ACE漫不經心的應對,
卻也沒讓莫哥有任何迥異的聯想。
似乎莫哥即將完成了與日本代表的共識,包廂裡的氣氛已經有了『乾杯~!』氣氛,
此時幸一推開包廂門,迎接他的是莫哥及日本代表們罰酒的聲浪,一杯一杯又一杯……
正當大家酒酣耳熱之際,幸一拉過ACE到自己的懷裡,耳語說著『好想妳..』,
語畢,旋即而來的是莫哥護花般的強烈占有慾,『今井,她是我的女人。』開玩笑似的拉開了兩個人的距離。
幸一並沒有放手,『我現在最喜歡她了,借我一下吧!』看似藉酒裝瘋的再次將ACE拉回懷裡。
ACE頓時不知所措,只好裝醉的癱軟在幸一的懷裡,『你們在幹嘛,好暈~!』想藉此緊緊靠著。
莫哥沒有再拉回ACE,笑笑的說『那今天先借你,別對我女人亂來喔!』眼睛卻像冒著火焰般的看著幸一。
閉上了眼逃避不知如何面對的妒意,ACE醉了,醉在這短暫的溫暖,不曾想過也不曾感受過的胸懷,
雙手環繞的結實身軀,感受著幸一因為酒精而猛烈的心跳,自己那不曾釋放的眷戀,
『就讓自己醉吧! 醉一分鐘也好。』ACE心中縈繞著這念頭。
不知不覺真的睡著了的ACE被一段討論聲音給驚醒,
大致上是『喝醉了……』、『睡著了……』、『送回家……』這些許的片段,
迷濛的睜開眼是日本代表跟莫哥之間的討論,似乎是討論著ACE該讓誰帶走……..?!
ACE聽著這串討論,先繼續裝醉,心裡想要大喊著『我要跟幸一走~~~~』,
同時心裡也產生了一種無奈,在這個地方相遇,在這個地方的女人,能有選擇嗎?
幸一還是緊緊的摟著ACE,絲毫沒放手的跡象,但也沒聽到幸一的聲音,『難道幸一睡著了?!』
沒敢睜開眼,就怕被識破自己裝醉的糗態,心中是期盼著日本代表可以讓自己跟著幸一走。
身體被輕輕的扶起,原本被摟著的肩少了溫度,身體反射性的緊緊抱著那寬闊的胸,
宛如溺水般緊抱著浮木,就是不想離開那個體溫。
瞬間身體騰空被抱起,還是安然的在那溫暖的胸前………..
(夢想投稿)
認識古玥 玥世界粉絲專頁
古玥聊聊天
贊助店家
blog-banner-2-1-1
 贊助店家
白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