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玥的情慾世界-抹不滅的痛,火烙下的印!


【自殺防治中心→ http://tspc.tw/tspc/portal/index/】
【情緒安心專線→ 直播 1195 或是 0800-778-995】
一般都是把這兩個專線放在文章下方,但是對古玥而言,這非常重要所以放在文章的抬頭。
由於近期無論是霸凌或是感情因素、錢關難過,自殺案件屢屢佔據媒體版面,甚至近期在認識的朋友臉書上出現"失去",勾起了心裡深層的痛。
十多年前當古玥還是個舞蹈老師時,曾經同事的女孩-小草因為男友劈腿加上父親的酒後家暴,在她國立藝專要畢業前夕從六樓陽台一躍而下,身上穿著古玥特地為她量身訂作的國標舞衣。
在事情發生之前,小草一直都是舞蹈社的開心果,從不曾見過她流淚。她喜歡芭蕾的優雅也愛上了狂野的拉丁,由於她的肢體力量展現方式所以古玥建議並幫她編排了恰恰,她非常認真的學習,有時會練到午夜,為了一個女孩的安全偶而會送她回家,進而發現她的父親對待她的方式。當時113家暴專線似乎並不存在或是不夠普及,所以在場的人只能報警處理並安置她。
在學校與舞蹈社之間,她選擇了半工半讀,當起了舞蹈社的小老師,專門教小朋友芭蕾近而認識了大她16歲的男友(喪偶)。男友帥氣多金家庭背景頗好且事業有成,但是男方的家人無法接受"門不當戶不對"的小草。大家也是陪伴加上開導,而且一直以來不乏同儕的男團追求,或許是想從男友身上得到像爸爸的溫暖,對於男友是排除萬難的死心蹋地。
男友瞞著她跟另一個女孩結婚了,而那個女孩卻是小草的同學。這是我們一直不知道的事情,是在失去她之後整理她的遺物才發現日記本上寫的。
大致上的內容:
『父親天天喝酒後會對她拳打腳踢,說她跟母親一樣都是淫穢的女人。小草的註解卻是覺得父親有一頓沒一頓的卻酗酒多年,難怪母親會走。當她交了男友,父親更是變本加厲,極盡羞辱雨打罵甚至要求她"驗身"。
喜歡上男友對女兒的溫柔體貼,每次看到男友來接女兒的笑容都可以令小草心動。
小草開始發現男友的異樣時,並沒有想到一向聽著自己訴苦的同班同學會是第三者。
日記裡面一直都沒有提到第三者的身分為何者,卻是一直寫到對同學的窩心感到感激,男友的異常感到自卑。』
收拾遺物時還發現了一大包的粉紅色紙袋,裡面有舞蹈社成員捐給她的就學金、生日賀卡、所有使用這些錢的明細,看的心理是一陣酸….
對於小草….除了不捨也怪自己為什麼不夠用心。
幾年前有一個酒店小姐-蓓蓓,父親愛賭、哥哥吸毒,未滿18歲就離家出走。由於她的性向是蕾絲邊,更受到家人的斥責。第一份工作是在T吧當服務生,當時還是有拿孝親費回家,因為心疼母親。
當古玥遇到她的時候,是一個防備心非常重的女孩,同事大約半年多在一次臨檢中,透過警察的告知才知道她被登記為失蹤人口,當時陪著她去派出所等候家人,那時發現在她的母親過世後她沒有回家過,也沒有再拿過孝親費回家,他父親才會報失蹤人口的。當天來到派出所接她的是吸毒的哥哥,這位哥哥雖然吸毒、沒有工作,但是似乎對於妹妹疼愛有加;哥哥交待著蓓蓓不要回家,會被自己給拖累,用差點沒跪下來的姿態拜託著古玥用心照顧妹妹,希望妹妹無論做什麼行業都要幸福快樂,也交代妹妹找個男人嫁了之類的。
那天就在派出所附近的小公園各自買杯飲料跟蓓蓓聊起了她的故事…………
她說:『哥哥從來沒有用過這樣的態度對她,以前常常為了買毒品會跟她要錢,買毒後會有一群同好聚集在家哩,有時候還會闖進她的房間,講一堆有的沒有的話,甚至會有肢體上的碰觸,讓她覺得非常的噁心。
而父親的愛賭也是很恐怖,母親還在的時候,只有媽媽在麵店做生意,每當媽媽回家的時候爸爸就會對媽媽搜身,然後出門。常常看著母親哭訴嫁錯人、以前爸爸不是這樣的、沒錢過日子、窮、苦………
國中畢業後就沒有繼續讀書了,先是到麵店幫忙媽媽做生意,後來就認識了常常來吃麵的男友(T),剛開始母親覺得只是兩個同性互動良好的朋友,後來發現兩人赤裸在房間的性愛,便開始反對兩個人的交往,說是男不男女不女的….
男友也受不了蓓蓓母親的歧視,一再慫恿著"一起生活"。一次看到哥哥的朋友闖進蓓蓓的房間,對蓓蓓上下其手,男友跟哥哥的朋友便發生了肢體衝突,當時哥哥把男友扁了一頓,鼻青臉腫的,母親也順勢拿掃把敲打著男友,雖然說是男友但卻還是女兒身,再怎麼強悍怎麼可能抵擋的了這樣的攻擊,那夜她們一同離開了"家"………..
因為未滿18歲,蓓蓓找工作確實有點困難,所以就聽了男友的建議隱瞞真實年紀,去了男友服務的店家應徵服務生,剛開始一切都算順利也快樂,領到的第一個月的薪水全數偷偷交給了麵店的媽媽。雖然媽媽依然是斥責著蓓蓓,但是久久沒見到女兒還是不捨居多,互相交待著要把錢藏好。
但是好景不再,媽媽還是常常會被搜身,錢還是無法帶給母親更好的生活,母親有時候還是會打電話給蓓蓓要錢,甚至爸爸也會到住處像討債般的對待著蓓蓓,搞得鄰居報警關心。男友建議再次搬家,並達成共識以後給媽媽的錢要循序給…..
這次她們倆搬到了台北林森北路一帶,男友依然去T吧上班,說是做別的要穿制服、要穿裙子、而且薪水不夠付房租,所以必須再去T吧當公關,而男友也常常為了小費或者是開酒獎金幾乎天天喝醉,但是收入確實變高了。蓓蓓由於還差幾個月才滿18歲,所以剛搬到台北的時候並沒有工作,也應徵不到工作,原本想著再隱瞞年記去T吧當服務生,男友以"我會養妳"拒絕了。曾經去7-11應徵工讀生,卻因為作息跟男友完全不能搭配常常發生口角故而離職。
為了能配合男友晚上工作的時間,在林森北路認識了個經紀人,進而到古玥當時任職的店家工作。』
聽完了蓓蓓的故事,古玥更加用心的照顧著她。平時的她也是愛笑的女孩,只是不太跟姊妹們應酬或外出,而男友初期還會到店門口來接蓓蓓回家,後期則是要求蓓蓓去林森北的T吧兼職服務生,順便送男友回家。在兼職期間,蓓蓓發現男友跟客人的互動曖昧也經常造成口角,男友的反應是"工作啊~妳很無理取鬧ㄟ",有一次正在吵得不可開交時,透過阿姨的來電知道母親在回家途中車禍當場不治。父親拿了保險金跟賠償金草草的辦了母親的後事,就像"拿錢辦事"的那般無情,之後蓓蓓就再也不回家了。
偶而可以知道蓓蓓跟男友的生活,也可以知道蓓蓓的心情,只是她漸漸少提起了,只是用喝醉來掩蓋心中的不愉快。從中給了很多建議,當然也懷疑過男友是不是跟客人在交往,甚至另外幫蓓蓓偷偷開了戶頭,幫她存了點私房錢。
在蓓蓓滿20歲那天,古玥跟一些朋友特別準備了禮物給蓓蓓過生日,男友當天也到場送上一對戒子,在大家面前歡呼聲中給蓓蓓戴上並許諾永遠。這天,蓓蓓很幸福……真的很幸福…
漸漸的蓓蓓抱怨起男友曖昧的行為與情愫,加上連日來無聲電話數倍翻漲擾人,更引起蓓蓓的疑心,兩個人決定在T吧把事情給講開,包含了男友明明有再工作卻常常喊沒錢,不免聯想到毒品,所以蓓蓓隻身前往T吧。整個過程到底如何展開與結束,都在隔天凌晨一通電話中才得知。
『姊~我想找房子搬出去住。
他真的背叛我了,那個女的還跟我嗆聲,要我滾出去。
我現在真的什麼都沒有了~(嗚
他拿我的錢給那女的,租房子、買狗、買衣服、買包包……….』
接完這通電話,心中隱隱有著不祥的預感,便夥同還沒下班的同事火速趕到蓓蓓的身邊,不斷的安慰並安排暫時先住在汽車旅館。到了中午男友也循著找到了旅館,兩個人在我們面前山盟海誓的和好了。
為了這件事情,蓓蓓第一次要求要休檔(請長假),說是跟男友環島旅行,也說好了要三方面約出來談,雖然大家都勸著讓男友自己去談就好,畢竟要分手絕不是三個人坐下來就能解決的,還是要當事人親自面對。兩個人都當面也親口說著,信誓旦旦的說這次一定能夠圓滿,而且到了台北這麼久,兩個人都沒有好好休息,出去玩玩。在跟男友老闆雙重確認後,我們同時準了兩個人的假期,為期兩周。
休假的第二天,蓓蓓打來視訊電話,兩個人在海邊玩,頓時心裡放鬆了不少,說是回台北後再打電話了,要好好享受假期。
隔了一週,那天星期一正在算著要幫蓓蓓存多少薪水的時候,一通陌生號碼打來「妳好,請問是XXX的家屬嗎??」一時會意不過來這是蓓蓓的本名,對方繼續說著「這裡是馬偕醫院急診室,XXX剛剛被救護車送來,目前正在急救中,需要家屬到現場。」古玥頓時腦袋空白,只是喃喃說著「怎麼會這樣?!」
夜半的急診室有著詭異的氣氛與令人焦急的節奏,在志工的協助下來到急救手術室的門口,趕快再次撥打電話給在公司的同仁,要確認是否找到哥哥的電話….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玻璃門的後方,急診室的吵雜似乎已經無法影響到古玥,世界似乎只有那呼吸器的聲音……
警方來到古玥的身後,「妳是XXX的家屬嗎??」、「剛剛接獲報案,XXX在OO大樓墜樓,請問妳是她的家屬嗎??」
接著護理師也喊著「XXX的家屬在嗎?」
古玥移動腳步喊著「我!!」、「怎麼了嗎?」,得知的消息是目前就算動手術也救不回來了,用著幫浦幫忙呼吸,等家屬簽字就要拔掉呼吸器,得到醫生的允許古玥走進急救室看蓓蓓的最後一面。她的頭因為重創而腫的有兩倍大,手腳骨折,為一沒有受傷的地方是那張稚嫩的臉,依然漂亮,含著淚問她怎麼可以這樣?! 為什麼要這樣?!……蓓蓓似乎聽得到,她流淚了。
隨後趕來的男友在急救室門口不知道等了多久,一直等到古玥出來。他告訴我,她們才剛回來台北,正在整理行李的時候,那個女的打電話說要來找他,蓓蓓搶過電話大罵對方後就將電話從陽台丟出去,所以兩個人就這樣吵了起來。
「對我而言這些都是廢話,到底為什麼會墜樓?!」 古玥發狂般的大吼,引來了警方,也引來了蓓蓓的哥哥。
男友慌亂的回應著,感覺的到已經招架不住古玥的問題,哥哥的情緒。「她一直要我選擇,要我二選一,說要死給我看,還把我的行李跟東西直接丟到門口,我沒有打她、我沒有打她、我真的沒有打她………她說要死給我看,她一直說要死給我看,我只是回她不要說說而已,我真的沒有推她…我沒有…….@#$%^然後他就跑去陽台就掉下去了….她就這樣跳下去了…真的,她自己跳下去了$$%^&*()」
古玥當下的反應就是一腳踹飛他,而蓓蓓的哥哥則是不斷的用拳頭招呼已經倒在地上的男友,直到古玥叫蓓蓓哥哥去看妹妹的最後一面…….
所有的過程完全沒見過蓓蓓的父親,也沒問起為什麼沒出現,只知道蓓蓓的哥哥說著沒錢辦後事跟醫藥費以及自己剛從勒戒所出來的種種難處,男友跪在門口不敢進去見蓓蓓最後一面,還呼朋引伴由T吧老闆帶領一起進去見蓓蓓……..
回到公司的古玥跟同事商量著蓓蓓的後續,同時也連絡了蓓蓓當時的經紀人告知他蓓蓓的事情,要求還沒給蓓蓓的薪水請拿回來,讓我們幫她辦後事,但…………..沒下文。
由古玥發起樂捐,很快的集資到達30萬左右,由於沒有辦公祭所以支付了火化及靈骨塔、醫藥費後,還有將近10萬的餘額,便在之後發生的八八風災以蓓蓓之名捐出去了。
這些年過去了,這些痛還在心裡,沒人會在古玥面前再提起蓓蓓,也沒人會在這家店用"蓓蓓"的名字,資深員工們還是會避開這個名字……..一個20歲的年輕生命,就劃下了句點。
不知道她過得好不好? 不知道她是否投胎轉世? 不知道用這種方式是否真的能解脫?!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的是男友最後有沒有嫌疑,因為已經"死無對證"了,留下的是醫院那張『緊急聯絡人:古玥  關係:母女  電話:09………….』以及充滿淚的眼。
最近藉由臉書得到了一個訊息,失聯已久的女孩在這幾天PO文控訴著愛情與麵包的習題,週三已經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中得知跳樓自殺了……….
女孩們,妳真的解脫了嗎?? 妳真的報仇了嗎?? 妳真的想離開嗎???
妳知道妳所烙下的印記,似火般的烙在真心愛妳的人心裡嗎??
妳知道不愛妳的人根本不會痛嗎??
妳知道這樣的離開比塵埃還要不如嗎??
妳知道「愛妳的人,比妳所怨懟的人還多嗎?」
請妳好好的活著……………………….
 
(夢想投稿)
認識古玥 玥世界粉絲專頁
古玥聊聊天
贊助店家
blog-banner-2-1-1
 贊助店家
白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