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玥的情慾世界-ACE(連載四)


酒店上班的日子除了應酬外,幾乎都再補眠、保養身體,折騰了一段時間,ACE拖著疲憊的身體回了老家看看母親。
搭著計程車望向窗口奔馳在產業大道,沿路是綠油油的稻田,經過一株株小時候玩樂的大樹,遠處隱約還看到已經斷掉的鞦韆,前方是還沒改造的瓦房老舊眷村,家,就在那裏! 在眷村的週遭已經有著改建的大樓,還有正在動工的綠化公園,看的到快開幕的里民是內活動中心,「前面旁邊停,謝謝!」掏出車錢,關上車門,再越過籃球場就可以看到前方的家。
看著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喧鬧聲….「哇嗚~!」伸伸懶腰,回家了~! 隨性的脫下高跟鞋丟進LV大包哩,赤腳的走在草皮上,悠哉的漫步,這是在繁華節奏中完全無法享受的舒適…..
走進眷村門對門低矮的房舍,聞著各家飄散出來的菜香,肚子也咕嚕咕嚕的響著,摸摸肚子幻想著吃遍了各家的家常菜,但是ACE知道自己是沒機會吃到的。「唉~!振作~!」ACE自我打氣的握著拳。
推開已經無法上鎖的斑駁紅漆大門,「媽媽~我回來了喔~!」ACE老習慣的大聲叫喚著。
微弱的聲音從房子深處傳來,「來看看爸爸!」
「媽~怎麼這麼熱?! 不開冷氣喔?!」ACE爽朗的笑容,刻意提高的音調,讓昏暗燈光的房間頓時亮了起來。
「冷氣壞掉了,電費好貴,開冷氣常常也會跳電,唉~」
「媽~這幾天會有人來換管線,也會裝新的冷氣。」、「爸~你有沒有起來走動啊?」拍拍躺在床上虛弱的父親。
父親握著ACE的手,笑笑的、輕輕的對著ACE「妳很少回來,會不會不要我了?!」
是的,躺在床上的這位"父親"是母親再嫁的丈夫,並不是親生的父親。自從中風癱瘓後,見到ACE的第一句話總是不安的問著是不是會不再照顧他了。確實母親再婚時ACE心裡掛念著的還是小時候背著、抱著、飛高高的親生父親,但是年幼的ACE當時還是懂得大人說的話「妳媽媽還年輕。」、「妳還小,不懂得媽媽也需要個伴。」、「媽媽一個人怎麼扶養妳?」、「妳會有兩個爸爸,一個在天上看著妳,一個在身邊看著妳。」………..這些片段、這些話早就刻在當時才11歲的ACE腦海裡了。
ACE對於繼父並沒有太多的情緒,心裡想的只是這些年來對母親的照顧、互相扶持、雖然有過爭吵,但是情份這玩意還是在ACE心裡深處。母親再婚後繼父也從工程處退休,兩人因為鄰居慫恿從事六合彩組頭的條啊咖(樁腳),算是"自力更生"的意思,在這之後ACE並沒有與家人住在一起,而是跟著一位旅日的叔叔一同去了日本讀書,當年12歲。
在日本的日子ACE不是沒有思念家鄉,反而每兩三天就將存的零用錢買了日本電話卡打回台灣,透過越洋電話關心母親也聽著母親的撈叨,雖然對於一切是無能為力也無法表達想法的孩子,只是靜靜的聽著母親說著台灣家裡的瑣事……用這種方式關愛著。
在國外的日子,ACE並沒有閒著,讀書以外也跟著旅日的叔叔四處駐唱。外型很早就老著等的ACE,沒有遇到過任何人質疑年齡的眼神,但是叔叔還是會低調再低調的帶著她四處去。畢竟跟著叔叔生活只能跟在屁股後面,進而也拿起了麥克風,好像一切就該如此進行著。
數年後的某一天,ACE依舊執起電話….電話那頭事一種完全不同的氛圍,家裡出大事了………..
當ACE跟叔叔趕回台灣的那天,就是負債的開始,那年只有24歲…………
「我們出去吃飯吧! 好餓喔!」ACE撒嬌的拉著媽媽的手,因為媽媽為了照顧中風的繼父,脊椎已經變形手術後無法提拿重的東西,當然也別說做飯、買菜、做家事了,這些事情大多是鐘點阿姨固定協助的,申請的外勞還沒來台灣呢! 到時候還要傷腦筋跟鐘點阿姨商量整理出自己的房間給外勞當臥房呢!!
「要吃什麼?! 隨便買個便當回來吃吧!」母親略顯疲累….
「出去走走啦!順便看看推爸出去,也可以去草地走走看啊~」收拾起阿爸出門要帶的東西,再推著輪椅到床邊準備扶著、抱著還需要復健的父親起身。
「唉唷~溝礙開急(又要花錢)」母親總是這樣說。
「來喔~來喔~來企喔~!」ACE當聽耳邊風般輕鬆帶過。
無論過去在日本或者現在在台灣,每次的回家總是如此,無論發生過什麼事情,一切報喜不報憂,總是像長不大的孩子…
手推著輪椅,手勾著步伐緩慢的母親,她沒有聊太多關於自己,輕鬆的帶過一切的一切,滿滿的笑意安慰著母親。其實『家』沒有很遠,一直在心裡,自租的套房也沒有離家很遠,只是不想讓家人擔心,習慣了一個人……
曾經暗戀過一個男孩,那男孩是日本某企業家的獨生子,對於也是獨生女的ACE來說這只能想想而已;不可能自己在日本交往或許在日本結婚,不可能離家那麼遠,這段暗戀也再回到台灣後結束。心理受到的衝擊也是很大,畢竟是一段初戀,一段無法告白也無法開始的初戀。
歡樂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懷念的味道總是多了些遺憾,家的重量總是甜蜜又無法抗拒的負擔,一個人可以很好,多幾個人也不賴,但是這個家算來算去就這麼三個,偶而來訪的叔叔、鄰居、舅舅…..其實就是人少了點、冷清了點,其他的只要錢能解決的都是小事,ACE總是如此想的。
安撫完家中的長輩硬塞了幾萬塊現金,雖然還是有匯款到媽媽的帳戶讓家中的支出帳單自動扣款,就是怕老人家還要走到郵局領錢,所以每次離開前都會有一段推來推去的孝親戲碼。循著原路走著,心想還是要去鐘點阿姨那裡交費,月色也漸漸的發亮,照著小路,但是腳步漸漸的沉重,好多矛盾在心中「一起住又怕半夜進門家人擔心。不一起住,卻又覺得家中只有兩個老人家…..」每天想著,每天心裡就是不斷不斷的矛盾著。
媽媽其實心裡也有數,能這樣支撐一個家還要還錢,有什麼樣的工作可以如此?! 但是永遠也開不了口,永遠也不能拆穿,只能在心中懊悔著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要當條啊咖(樁腳)?! 為什麼要給女兒帶來這麼大的麻煩?! 期盼著女兒能有人多疼疼她、多愛護她、多幫助她………就這麼在心中期盼著老天爺。
回到了自己築起的臨時城堡,卸下防備與假裝堅強的心,在柔軟的地毯上躺下,望著窗外那片星空,思念免不了湧入心頭,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模糊………..
………………………………….待續…………………………………..
(夢想投稿)
認識古玥 玥世界粉絲專頁
古玥聊聊天
贊助店家
blog-banner-2-1-1
 贊助店家
白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