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玥的情慾世界-丫頭的災難


那夜,電話的那頭傳來令人不安的氛圍….「嗚~~嗚嗚~~~,啊~~~~~~,哇))))))))))))))))…..」
古玥驚嚇的看了看手機上是否有來電顯示名字,急忙的呼應著:「喂!丫頭,怎麼了?!」
「!!@#$$%^&*…..為什麼會這樣?!…..%^&*(」古玥完全聽不懂丫頭到底想表達什麼,丫頭只知道嚎啕大哭,虛弱的聲音中帶著無數悲痛。
「………….哭吧!想說再說!」古玥只是靜靜的聽,聽著丫頭那投似乎流著鼻涕,帶著濃厚的鼻音、哭音與那太虐心卻又已經枯竭的嘶吼。
「妳說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要騙我?」、「八年了,我竟然不知道他有老婆。」丫頭爆發似的連珠砲,也讓古玥不是很懂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好好講,是妳男人結婚了?還是…..?」古玥回憶起當丫頭離開後的訊息一向都是好的,所以非常謹慎小心的問道。
「他本來打算要跟我在今年登記的,只是發生了一些事情,我到底該相信還是不相信呢?!」感覺丫頭已經是語無倫次也沒什麼頭緒的發洩,那原本稚嫩可愛的娃娃音已經支離破碎。
「妳到底在說什麼?發生什麼事情?相信什麼東西?」相信讀者跟古玥一樣,完全摸不著頭緒吧!
dc2d0c8b7372bcefb484f9e70c6da7b2丫頭嘶吼的說著:「原來我當了八年的小三啊~~~嗚~~~~」夾著濃濃鼻音的啜泣吐出令人崩潰般的事實。
純真的丫頭一直以來都是非常的樂觀,愛笑又調皮,許多年來所有的動態都是天真爛漫的;第一次聽到她那種心力交瘁的言噢,令人著急又緊張。
丫頭在離開古玥後,清償了所有的家庭負債回到了高雄的家鄉,所有的酒店生活都已經切割,過著由奢入儉的生活;在工廠找到了一份工作也頗獲老闆賞識,刻骨耐勞,每個細節都很重視,雖然只是一般人眼中絲毫不起眼的"作業員",但是純真的丫頭並沒有因為台北的酒店生活影響到自己原始想要的生活。
重回到親朋好友的身邊,大家也很熱情的歡迎著她的歸鄉;焦急的阿嬤也擔心著丫頭的終身大事,摸摸丫頭的頭,眼神裡帶著老人家的慈祥:「憨囝仔~那ㄟ龍謀男朋友蛤?!」叨叨唸唸就怕丫頭錯過了姻緣。
經過了在台北的酒店生活後,丫頭多少對男人也是有點芥蒂,一種莫名的不信任;畢竟都在商務酒店裡面求生存,那些大老闆穿著西裝,講著花言巧語、講著自己多麼多麼的風光偉業、講著自己老婆的壞話、講著自己的性能力有多強、講著酒店小姐有多壞、講著歡場無真愛卻又要女孩們好好的跟著自己………這麼多這麼多的臉孔不斷說著那優於他人的一切又一切,當然也讓丫頭心裡有著"衣冠禽獸"的看法。
回到高雄並沒有對人提起在台北的種種,人情味濃厚的高雄也都沒有太八卦的質問,就這樣讓丫頭如釋重負的重新開始。只是熱情的朋友們似乎跟阿嬤一鼻孔出氣般的,不斷的介紹男朋友人選。丫頭粉嫩的雙唇,調皮的大眼,樂觀的性格,天然呆的善良性格,想當然爾會有許多的追求者。此時遇到了一個酷酷的男人-黑狗兄!
在朋友熱情的推薦下了解到黑狗兄曾經離過婚,事業曾經因為朋友出賣而失敗;黑狗兄並沒有太多著墨自己的過去,丫頭貼心的不多問而是靜靜的等待黑狗兄哪一天自己會說出來。
然而逢年過節也不曾見過黑狗兄返鄉的念頭,在餐廳當領班的黑狗總是說:「服務業逢年過節哪來的休假?!」現在想想還真的是如此敷衍的帶過,天然呆性格的丫頭依舊相信著這樣的交代,絲毫不懷疑著黑狗。
黑狗兄溫柔的善待著丫頭,日子一久丫頭也忘記了要問問黑狗兄的過去。黑狗總是刻意安排丫頭假日的行程,帶著丫頭上山下海,每天下班後做著晚餐等著丫頭下班。就算黑狗需要加班也不忘記一通電話或者專程帶著食物直奔丫頭身邊,深怕丫頭忘記餵飽自己…日復一日~
黑狗總是憨厚的外表做著耍帥的行為,突兀的可愛與浪漫。例如騎機車讓丫頭做著鐵達尼號的飛翔招牌動作、在情人節扮演史迪奇lien動態圖的動作、學小馬哥在夜市舉槍擊破氣球、自以為賭神的玩著撲克牌…..這一切都只為了換來丫頭鈴鐺般的笑聲。
直到那夜…晴天霹靂的事件發生,警察進入他們同居的租屋處拘提了黑狗,而黑狗的過去就像原子彈般的爆發。
「小姐,妳可以連絡黑狗的老婆或家屬嗎?」警方一句不經意的問話,重重的撞擊著丫頭的心。
丫頭不死心的問著警方:「我是他的女朋友,發生什麼事情?為什麼要帶走他?」一切都還蒙在鼓裡的丫頭只能胡亂的想到什麼問什麼。警方也沒多做解釋就這樣帶走了黑狗,丫頭只能自己搭著計程車尾隨跟著去到警察局。
「黑狗,你知道自己多年前侵占案遭到通緝嗎?」、「多次傳喚為什麼不到案說明」、「你知道為什麼今天能找到你嗎?」、 「你有兩案侵占以及詐欺,還有加重性侵的嫌疑,你明白嗎?」警方一一敘訴著黑狗的全力以及所有不堪的過去,如同揭傷疤狠狠刺痛著丫頭。
同時黑狗慌張的看著丫頭,掏出身上還有的現金接近用丟的方式遞給了丫頭,急切又慌張的交代著:「丫頭,記得吃飯,不用擔心喔!!」
「黑狗,留一點在身上吧!看守所什麼都要錢的。」警察輕輕的提醒著黑狗。隨著將黑狗帶到另一個辦公室,丫頭再也無法跟隨,只能眼巴巴的看著黑狗頻頻回頭急切的眼神以及漸行漸遠的背影。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侵占?詐欺?竟然還有加重性侵?? 到底………….
丫頭百思不得其解,這一切發生的是如此突然……八年了…….
心中不斷的思考,八年來這些事情丫頭是完全不知道的,誰能想像一個溫柔體貼的黑狗兄竟然有著這樣的過去?「不是離婚了嗎?為什麼警察要我通知他"老婆"呢?」、「這到底怎麼回事?」、「誰能告訴我到底………….」毫無頭緒的丫頭,腦袋僅僅剩下這些疑問與淚水….。
那夜古玥安撫了丫頭的情緒並且誘騙丫頭隔日上來台北,深怕一個想不開發生了遺憾的事情。這中間古玥要了黑狗的真實姓名與戶籍地址,打算隔天"肉搜"一下是否可以連絡到黑狗的家人,也順便了解一下概況。
古玥透過地址找到了黑狗老家的里長,並且請里長代為通知他的家人。里長很熱心的伸出援手,三番兩次的到黑狗家找人,結果卻是換來家人無情又冷漠的回應。「里長,你跟對方說沒有找到人,說我們已經搬走了。」里長只能無奈又誠實的轉述給古玥。並沉重的告訴古玥:「黑狗有兩個女兒,從沒看過黑狗回來過,跟家人也幾乎沒有什麼互動,如果沒有妳這通電話,我真的忘記有這個里民了。」
現在黑狗正在台南的看守所裡,古玥、里長、丫頭沒有任何人知道到底真正事情的經過,相對的每個人也都在找真相。而現在唯一知道的線索就是疑似加重性侵的被害人口述概況。
丫頭從高雄千里迢迢來到台北找到古玥,本來希望古玥與她帶著保釋金去見黑狗的家人,請三等親代為保釋並且想問問:「黑狗真的結婚了嗎?」
其實黑狗到底犯了什麼案子對古玥來說真的不重要,古玥看的是什麼樣的人可以拋家棄子八年又不聞不問?、什麼樣的人可以如此疼愛丫頭卻又可以這麼的無情?、而丫頭這八年的感情如何讓她可以冷靜思考並且明確的知道是否延續下去?!、無論是否延續丫頭又將面對怎麼樣的未來?!
一幕幕開心且甜蜜的情景不斷在丫頭的眼前掠過,而這一切又發生的太過於突然,完全無法發現任何異狀的情況下發生了,情何以堪?!除了痛心傷感外,丫頭被古玥阻止了去黑狗家,阻止了去保釋,所有的一切將靜待司法的調查,並且趁這段收押禁見的日子裡,期待丫頭能夠好好思量著這段感情,做出心裡面最想要的決定。
古玥隔了這麼多年才再一次見到丫頭,那白皙的皮膚已經黝黑,纖細的身材也已經幸福肥,臉上帶著哭腫的雙眼與未乾的淚水…….而丫頭依然堅信著黑狗說的:「我真的沒有對她怎麼樣~!」
延伸閱讀 :古玥的情慾世界-楔子古玥的情欲世界–大家都說酒店妹子價值觀會變?!
(夢想投稿)
認識古玥 玥世界粉絲專頁
古玥聊聊天
贊助店家
blog-banner-2-1-1
 贊助店家
白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